出手的人

- 编辑:admin -

出手的人

 看到战台上生死相向的张若尘和阿乐,林泞姗便感觉到十分的兴奋。
 
    若是阿乐能够杀死张若尘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若是张若尘杀死了阿乐,她的心中也有一种说之不出的快感。
 
    一个天才剑客为了她,死在另一个天才剑客的手中。她难道不该兴奋?
 
    这种感觉太奇妙了!
 
    “杀生!”
 
    阿乐的嘴唇中轻轻的念了一句,化为一道残影,一往无前的向着张若尘冲过去。与此同时,他手臂一抬,手中的铁剑,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刺出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也跟着迈开脚步,也化为一道残影,迎了上去。
 
 55.第55章 人情冷暖
 
    众人摒住呼吸,紧盯着战台的方向。
 
    战台上,两道残影无声的碰撞在一起,仅仅一瞬间,便相互交错而过。
 
    紧接着,又以更快的速度分开。
 
    张若尘站到了阿乐刚才所站的位置,阿乐站到了张若尘刚才所站的位置。两人,寂静不动。
 
    “怎么都不动了?难道已经分出胜负?”
 
    “好快的速度!”水问心站在战台的下方,盯着张若尘和阿乐。
 
    以他的修为,也只能勉强的看到张若尘和阿乐出剑的痕迹。但是,想要将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剑接住,他都只有四成的把握。
 
    另外六成,是死。
 
    “到底谁赢了?”林泞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一双美丽的秀目,盯着战台,露出几分期待的神色。
 
    原本站得笔直的阿乐,看了自己的胸口一眼,一股疼痛感传来,紧接着鲜血从胸口涌出,将大半件衣服都染红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他十分不甘的倒在地上,一只手紧紧的捏着剑,一只手捂着胸口,目光依旧盯着战台下方的林泞姗。
 
    最终还是败了,没能完成对她的承诺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脖颈处出现一道血痕,十分浅,只划破了皮。
 
    “你为何……不杀……我?”阿乐躺在地上,盯着张若尘。
 
    其实,张若尘是可以一点伤都不受。那样的话,他就必须一剑杀死阿乐。
 
    可是,他却没有那么做,在出剑之后,又强行变招,让剑又偏移了几分,所以才会被阿乐的剑划破了脖颈的皮肤。
 
    张若尘盯了他一眼,道:“我从不杀人!”
 
    其实,张若尘还有后半句没有说出来,“除非遇到该杀之人。”
 
    “我欠你一条命,今后……一定会还你……”阿乐紧咬着牙齿,就像是一头倔强的孤狼,独自爬下了战台,在战台上留下一条血路般的痕迹。
 
    张若尘微微皱眉,向着林辰裕和林泞姗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 
    林家人的心果然够狠、够冷,居然都没有派遣一个仆人将重伤的阿乐接下去,而是,眼睁睁的看着他独自从战台上爬下去。
 
    当然,他也懒得去管,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。
 
    接下来就是第十场武斗。
 
    黄级武斗宫中就只剩下两位黄榜武者还没有出手,分别是排名第五的司空地,排名第二十一的云天。
 
    出手的人,自然是修为更强的司空地。
 
    司空地也是一位顶尖强者,战力堪比玄极境初期的武者,可惜就连水问心和阿乐都败在张若尘的手中,他自然就更不行。
 
    毫无悬念,张若尘轻易将司空地击败,成为云武郡国第一个连胜十位黄榜武者的黄极境武者。
 
    张若尘不仅获得了新的黄榜铁令,更是得到一百万枚银币的巨额奖励。
 
    新的黄榜铁令,上面印着“云武郡国,黄榜第一,张若尘”的字样,对于张若尘来说,也算是一种荣耀!
 
    至于一百万枚银币的巨额奖励,则是兑换成了一千枚灵晶。毕竟,一百万枚银币实在太沉重,足以装一大车,还是灵晶携带起来更加方便。
 
    张若尘将八十万枚银币存在了武市钱庄的三星贵族卡上面,只携带两百枚灵晶在身上,准备去清玄阁购买一些丹药,为冲击玄极境做准备。
 
    “九姐,你似乎也收获颇丰?”张若尘见到九郡主正美滋滋的数着灵晶,便走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只是赢了二十枚灵晶,完全没法和九弟你相比。”九郡主眯着一双眼眸,显得十分兴奋。她押张若尘取胜,终究还是赌赢了。
 
    二十枚灵晶,对一位郡主来说,也是一笔巨款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我正要去清玄阁购买丹药,要不要一起?”
 
    “好啊!我正好赚了一笔,可以购买一枚三清真气丹来冲击黄极境大极位。”九郡主欣然的说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既然我赢了一百万枚银币,自然是我请客。九姐,你看中了什么丹药,直接告诉我一声就行。”
 
    “九弟,你真的太好了!”九郡主又是飞扑过去,犹如乳燕投怀,在张若尘的脸上亲了一口。
 
    “轰隆!”
 
    天空,传来一声雷鸣,紧接着便狂风大作,降下瓢泼大雨。
 
    张若尘和九郡主走出黄级武斗宫的时候,雨下得正酣。
 
    街道上,全是积水。落叶在风中打了一个漩,便又落入浑浊的积水中,被一辆行过的车驾碾碎成泥尘。
 
    “打!给我打断他的双腿,真是气死本小姐了,居然如此没用,连一个张若尘都胜不了。”林泞姗站在雨中,冷冷的说道。
 
    一个侍女,举着一把油纸伞,撑在林泞姗的头顶,为她挡住风雨。
 
    林家的四个身强力壮的护卫,得到林泞姗的指示,脸上带着狞笑,不断将铁棍挥下去,劈在阿乐的身上。
 
    “嘭嘭!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