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若是不管

- 编辑:admin -

我们若是不管

阿乐匍伏在雨水中,双腿被打断,头也被打破,全身被打得血肉模糊。
 
    “什么狗屁夺命剑客,只是一个奴隶罢了!若不是小姐将你捡回来,你早他妈饿死在雪地里了!”
 
    “你不是很厉害吗?你的剑呢?你杀我啊?哈哈!”
 
    “打,打死这个没用的东西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四个护卫用尽全身力量,挥出铁棍,发出张狂的笑声。
 
    林泞姗站在一旁,身材高挑动人,容颜清丽绝尘,冷漠的盯着趴在雨水中的阿乐,带着几分鄙夷的神色,“若不是看你有点修炼天赋,本小姐怎么会收留一个奴隶?你现在被张若尘刺断了经脉,还有什么用?打,给我往死里打,打死这个没用的东西。”
 
    阿乐趴在浑浊的泥水中,睁着一双眼睛,盯着站在不远处的林泞姗,然后,闭上了眼睛。
 
    他身上的鲜血流淌出来,将周围三米之内的雨水染红。
 
    一个虎背熊腰的护卫,提着血淋淋的铁魂,走到林泞姗的身旁,躬身一拜:“小姐,像是已经打死了!”
 
    “真的是废物。”林泞姗盯着趴在雨水中的阿乐,冷峭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哗啦啦!”
 
    一辆华丽的鎏金车驾,从雨水中行过,在街道中央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林辰裕撩开车帘,露出一张俊毅的脸,阴沉笑道:“泞姗,我们该回去了!”
 
    林泞姗点了点头,看也不看躺在血泊中的阿乐,登上车驾。
 
    车辕转动,华丽的车驾,很快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。
 
    没过多久,四只雪白的鬼影兔,拉着一辆古车,从黄级武斗宫中行出来,停在了阿乐的身边。
 
    张若尘从古车中走了下来,看了看浑身是血的阿乐,伸出一根手指,放在他的鼻尖。
 
    “还有鼻息,没有死透。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九郡主坐在车中,撩开车窗的帘子,道:“九弟,他的双手双腿都被打断,又受了这么重的伤,肯定救不活了。就连他的主人都不管他,我们又何必要管?”
 
    “我们若是不管,那他就真的死定了。派两个人,将他送回王宫。能不能活命,就看他的意志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取出一只丹瓶,丹瓶里面装着十枚二品疗伤丹药,圣涅丹。每一枚价值两千枚银币。
 
    他将其中一枚圣涅丹放入阿乐的嘴唇,便又将丹瓶收了起来。
 
    九郡主立即派遣两个护卫,将阿乐抬上另一辆古车。那一辆古车,向着王宫的方向行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和九郡主驾驶着云兔月车,向着丹市的方向行去。
 
    “滴滴答答!”
 
    雨,下个不停。
 
    行人和车驾越来越少,终于来到一段僻静的街道。
 
    黑暗中,一道青色的人影快速的闪过,从一座木质高塔上面飞落下来,轻轻的落到一座四层的飞檐阁楼上面。
 
    正是王后娘娘的四位弟子之一,寒青萝。
 
    寒青萝身上青色的衣衫被雨水淋透,勾勒出凹凸曼妙的曲线,高耸的酥峰,纤细的柳腰,简直就像是行走在黑夜中的艳鬼幽灵。
 
    寒青萝的脸上蒙着面纱,露出一双美丽的眼眸,盯着从下方行过的古车。
 
    “哗!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